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13日 星期六

炫耀武力 當心下場

港英當局連續在九龍城砦和新蒲崗等地製造對中國同胞血腥鎮壓事件,經過前天這樣大打出手,大舉濫捕,似乎意有未盡,興猶不足。昨天下午從新蒲崗到黃大仙,英警又不斷向群眾揮動武器,亂放催淚彈,打傷了多人,捕去了不少人。到深夜,在譚公道附近的大批群眾,還繼續受到英警炮製,好些人挨打受傷,有的被塞進「豬籠車」。

英警顯然是奉令在炫耀武力。他們連日動輒出動數百名之眾,個個全副武裝,不是手持美製的卡賓槍,就是美帝供應的催淚彈,坐着數十架警車,浩浩蕩蕩,開到那裡,就打到那裡,面對手無寸鐵的群眾,如臨大敵,顯得多麼「威風」!

有時竟合四個「防暴隊」員之力,去毆打一個小孩;一個六、七歲的童子被五、六個英警推倒在地上,用皮鞋去踐踏;有五個青少年被打得滿身鮮血後,還給他們扣上手鐐。如此這般,他們也許自以為「英勇」得很了!

但是,在被迫害的廣大中國同胞看來,他們雖然兇惡得可恨,實亦愚蠢得可憐。唯殘暴者最懦怯。他們越瘋狂暴戾,越表示他們不容於真理與正義,只能靠美國的槍彈來壯膽。這點槍和彈就能嚇倒人了麼?

請看看連日被迫害的工人和學生,在英警的暴力威脅之下,他們何曾有絲毫畏縮?他們義正詞嚴地讉責英警的暴行,昂首挺胸,凛凛然不可侵犯。他們才是真正英勇,才是真正威風。

現在港英當局的所作所為,充分表明了他們要變本加厲地向中國人進行血腥鎮壓了。他們不但派遣英警在新蒲崗及其附近地區擴大打人拉人,迫害行為越演越兇,而且動員了港九所有後備警察,還出動了英軍。不特此也,英警把連日濫捕的群眾解到法院,急急把他們「判罪」。這就是說,港英當局已經把警察、法院、監獄和軍隊這一切專政的機器全部開動了,全力要對付廣大的中國居民了。

我們可以告訴港英當局,警察、法院、監獄和軍隊是對付不了敢於鬥爭的廣大群眾的。事端是你們製造出來的,你們小題大做,借題發揮,把勞資糾紛變成對工人的迫害,進而擴大為對學生以及各業人員和一般居民的暴力鎮壓,你們自已在煽風點火,在撒播反抗的種子,日來在新蒲崗附近廣集的群眾,就是被迫害行徑所激起而走上街頭的。由於港英繼續擴大鎮壓,奮起反抗的人越來越多。

毛主席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就是說,現在雖只有一點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發展是很快的。」現在看來,經過港英連日的大打大拉,反抗的怒火已不止是星星了。港九各界工人昨晚成立了反迫害鬥爭委員會,並建議港九各界合組代表性極廣泛的組織,來進行反迫害。既然港英有計劃地進行迫害,矛頭指向港九全體同胞。「來而不往,非禮也」,港九同胞就只能齊起而對抗之。

中國人是硬骨頭。新中國就是在百多年來受盡壓迫中誕生的。這十多年來,敵人千方百計威脅搗亂,而中國卻越益強大。正如毛主席所指出,「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史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今天在毛澤東思想光輝照耀下,中國是更強大了,對最兇惡的美帝,中國人民也做好一切凖備,必要時就同它較量,叫它徹底舒服。

在港九的中國同胞同祖國呼吸相通,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完全和祖國同胞一樣,是敢於門爭,敢於勝利,絕不會在任何橫逆的勢力之下屈服的。

如果港英以為出動軍警,訴之暴力,就可以不問是非,不講道理,使廣大中國同胞俯首帖耳。任憑擺佈,那麼,他們就真是愚不可及了。他們這樣大力擴大鎮壓,動員起更多中國同胞起來反抗,一個新蒲崗可以變成許多個新蒲崗,試問你們能有多少力量以善其後?

毛主席說:「真正的銅牆鐵壁是什麼?是群眾,是千百萬真心實意地擁護革命的群眾。這是真正的銅牆鐵壁,什麼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們,我們卻要打破反革命。

港英要炫耀這點武力,去碰群眾的銅牆鐵壁,還有不頭破血流之理?

港英這次搞得太過了,走得太遠了,看他們怎樣下台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