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12日 星期五

港英對中國人的迫害在升級了

港英當局昨天在新蒲崗又進行了一次更大的新的血腥鎮壓。警棍狂揮,木彈亂放,許多群眾挨了打,受了傷,還被捉了去。

被打或被捉的人數,還未確知,但肯定是空前之多的,其中不僅有工人,有學生,還有記者以及其他行業人員和一般居民。

英警向工人、學生等行兇施暴,從下午三時許開始,持續至下午八時以後。現場血漬斑斑,到處是群眾被追打時遺下的雜物,在在說明英警所作所為如何瘋狂暴戾。

一切迹象顯露,這次新的血腥鎮壓是早有預謀的。這幾天來,警車頻頻出動到現場「巡邏」,蠢蠢欲動;又曾以「拍照認人」恫嚇工人;美蔣報紙更猖狂叫囂,為港英此舉準備輿論。昨天大批英警開到現場,並把守交通要津,對現場形成包圍態勢。他們主動衝向工人學生,同時向群眾大施毒手,見人就打,連小孩都不能倖免,大打特打,放肆極了,也兇惡極了。

這是港英對香港中國同胞進行迫害的升級。

這一新的暴行,進一步暴露出港英存心向香港中國居民挑釁,抱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不惜自行撕毀紳士的外衣,赤裸裸地把法西斯的面目露出來了。

打人捉人之後,港英在九龍部分地區宣布實行宵禁,並將港九全部後備警察動員,據港府新聞處宣稱,這些措施是港督戴麟趾批准的。這些措施,表示港英製造緊張,擺出要繼續進行鎮壓的架勢。對於前此英警在九龍城砦和新蒲崗所幹的壞事,造成血債,作為港督的戴麟趾早就必須負責。現在這樣公然宣稱一番,就更證明他們製造血案的背景並不簡單了。

這樣也好,港英越是這樣明目張膽地蠻幹,就越能使一般人看清是非,越能教育被迫害的人群。

這一陣子,美蔣宣傳工具曾肆意誣衊港九工人,硬說他們搞「政治工潮」,對於港英行兇大打大捉堅持說理和手無寸鐵的工人,卻拼命喝采,並出謀獻策,哀求港英加強對中國人的迫害。昨天新蒲崗的情景,是萬千群眾有目共睹的。工人赤手空拳站在工廠門前,沒有妨礙到任何人的「安全」;有些人是到場向工人表示慰問支持的,試問又犯了什麼「法」?更多的群眾在附近觀看,也未擾及什麼「秩序」;為什麼英警可以對他們這樣窮追猛逐,棍打彈射?

在這些事實面前,試問是誰在破壞這個社會的「秩序」?誰在威脅居民的「安全」?打人傷人者不犯「法」,被無端毆打的卻算犯「法」,加以拘捕,這算是什麼「法」?

港英敢於這樣放肆,這樣兇惡,他們未免把自己估計得太高,把群眾的力量估計得太低了。昨天在現場上,許多群眾本來只是旁觀者,他們看到英警兇毆工人、學生,忍不住大聲呼喝「不許打人!」後來連他們也挨到木彈和警棍了,他們就更挺身同英警爭論和鬥爭了。在這一場殘暴鎮壓之中,港英廣泛地播下了反抗的種子。

毛主席說:「一切反動派的企圖是想用屠殺的辦法消滅革命,他們以為殺人越多革命就小。但是和這種反動的主觀願望相反,事實是反動派殺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動派越接近滅亡。這是一條不可抗拒的法則。

港英這樣欺負中國同胞,這是我們所萬難容忍的。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同胞,為了正義的目的,是無所畏懼的。任何無理迫害,休想使中國人屈服。對於迫害,只能反抗。迫害越大,反抗越烈,這是一定的道理。

看港英當前的搞法,狀如瘋癲,他們還可能加強他們的暴行。我們要提醒他們:製造緊張絕不會對你們有利;用迫害中國人的手段也絕不可能達到你們任何目的。如果你們把局勢惡化,事情的發展只能走向你們主觀願望的反面。你們存着什麼幻想,作着什麼估計,都瞞不了人,而且都在中國同胞估計之內,你們是耍不出什麼花樣的。你要把迫害升級就升吧,中國同胞的反抗一定立即追上,升到什麼水平就什麼水平。一切後果當然也由你們完全負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