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5月9日 星期二

越南戰爭目前的焦點

美軍最近為了奪取南越西北部毗連寮國邊境附近的「八八一高地」,不惜苦戰十二日。其中有許多場合甚至以手榴彈作近距離激鬥,違反平素以強大熾烈火力制勝的作戰原則,甘願付出重大代價。結果雖然斃敵一千人以上,惟本身亦傷亡近一千人,始能達到目的。

八八一高地包括小嶺、南嶺及北嶺,俯瞰共方自十七綫非軍事區及寮國滲入南越的路徑,及該高地以南八公里的美軍「溪山」基地和溪山以西五公里的隆貝陣地。共方保有該高地,既可掩護他們在上述路徑的滲透活動,又可伺機攻擊溪山及隆貝。因此,戰略價值頗大。現在美軍將其佔領,在軍事上獲得了雙重利益。

實際上,雙方對於八八一高地的攻防,其意義並不僅僅限於以上兩點。因為所謂「北部戰綫」,目前已成為越南戰爭的最大焦點。傳說北越及南越共黨重新編組其「南部戰區」(他們視越南為一整體,最少在宣傳上如此);把南越北部的廣治、承天、廣南、廣義、崑嵩五省完全置於河內直接指揮之下。為了達成此一任務,他們把非軍事區以南的正規戰和廣治、順化周圍的游擊戰巧妙配合,企圖分散美軍的兵力。

據說北越在這地區部署了四個師(每師兵員為八千人到一萬人),業已展開(此次在八八一高地竭力與美軍作殊死戰者,即為北越的第三二五師);另有一個師配備於非軍事區內及該區的北端,有採取南下態勢模樣。

從整個戰局來看,共方無論是為了政治上的理由或是軍事上的需要,均應在南越的北部戰場爭取主動,以期一方面補償北越遭受轟炸所造成的實際上和聲望上的損失,一方面牽制美軍對南越其他戰區共軍的掃蕩。倘能從中部把南越切成兩段,更為理想。

共方選擇南越的北部為主戰場,除因該地區接近北越,比較容易獲得支援之外,還有下述重要原因。一向負責這個戰區的第一軍團,當去年佛教徒騷動之際,曾反對西貢政府,西貢當局嗣後為了整頓該軍團的人事,曾把許多軍官調走,另派其他軍區的人員接替,以致內部未臻健全;訓練及裝備亦未達水準。美軍不能不由自己挑起全部擔子。惟在北越不斷增兵及北越軍與南越共軍巧妙配合作戰情形之下,美軍兵力實在不敷支配。

第一戰區年來乃由美海軍陸戰隊頁責,最近鑒於共方加強作戰,把主力從芙拜及朱萊等後方基地向非軍事區以南地帶的前綫推進。至於所遺防務,除已由西貢總部空運第一九六步兵旅四千人接替外,日前復另調第一騎兵師(空中機動師)的一部份協助。

這是深入內陸之戰。內陸戰場比較有利於共軍,特別是一旦雨季到來,美軍的重裝備及機械化部隊不便運用。空軍雖已有全天候飛機,惟其他飛機及直升機的活動難免遭受雨季影響,不能盡量發揮威力。B五二轟炸機在最近三天之內,向南越出擊十次,其中有七次是轟炸非軍事區附近及八八一高地區的共方目標。單從此點看來,美國正在亟謀收獲戰果,俾在雨季蒞臨以前造成有利形勢。

然而,更重要的是加緊訓練南越政府軍,並給予較好的裝備,使其實力加強,負起戰鬥及防守任務,南越軍總數逾六十萬,三倍於南越共軍,非使其強他不可。美軍是不宜也不可能永久擔當越戰主角的。

維護香港良好秩序

在東南亞言,香港秩序一向是良好的,我們能夠長時期維護良好秩序,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四百萬市民愛護香港,奉公守法。

第二、香港政府決策正確,特別是外交與政治決策正確,使到香港在多事之東南亞,保持真正的不受冷戰與思想鬥爭政治活動影響之純然工商業城市。

第三、國際尊重香港之地位,而且明白香港處境之困難,盡量減少給予香港以麻煩。

第四、政治野心家,宣傳家,特務份子在市民注視之下,他們都不能在香港立足,因為香港完全不需要這些。香港所需要的是公平與和平,不是冷戰與陰謀。

第五、警察力量強大,而且教養好,立場站得穩,充分獲得市民支持,在應付一切破壞香港安寧的惡勢力活動中,警察每一次的行動,都能獲致市民的合作。

這就是原因,也就是過去做法之成果。我們要重視,因為今後的情勢可能比較過去更為複雜,我們更需要維護香港良好秩序。

處理一個地方的行政,發展一個地方的遠大前途,領導者要能平心靜氣看問題,嚴密審慎想辦法。絕不能意氣用事,更不能膽大妄為,自然不能違背倫敦的最高決策。市民呢,除了與政府合作,努力為地方做好事務外,更要提高警惕,重視危機,發言也好,行動也好,處處以香港利益為前提,千萬不可受人利用,更不可胡作胡為,以增加地方上之困難,特別是增加政府之困難。

我們此時必須鄭重對學校,社團及一切公共團體進一言,我們決不能受冷戰與思想鬥爭之影響,更不可涉及政治活動。我們必須嚴格遵守教育司署及政府的條例,避免牽涉越軌行動。

推而到大小社團、宗親團體,都應該做到隔絕冷戰,思想鬥爭與政治活動的。這是為了香港幸福,為了市民之安居樂業,我們要堅持做到,香港是絕對不受冷戰,思想鬥爭,政治活動影響的純工商業城市。只有這樣,香港才能名符其實的成為和平的城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