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8日 星期一

要確保公安.更需保護工業
——根據「政治工潮」的演變向港府進一言

在左派分子不斷製造「政治工潮」的影響下,新蒲崗香港人造花廠終於發生了騷動事件,幸而警方對這次騷動迅速採取了適常措施,使鬧事分子的陰謀無法得逞,這才免得該區的公安秩序受到嚴重破壞。但由現有各種情況看,左派分子對製造「政治工潮」似乎尚未「死心」,這對香港各行工業便將成為一大威脅。在此人們有逐漸感到困惑的一點,是香港當局平日對有損本港利益的「政治活動」都取締甚嚴,也一貫把這種分子視為「不受歡迎的人物」,月來香港許多糾紛的「政治」背景既為有目共睹,則負責策動指揮這種「政治工潮」的亦必大有人在,那香港有關當局對於這些危險分子何以曲予優容,不加取締,這就不能使人無所疑惑。而香港市民相信,目前那些出面鬧事的左派分子,都不過是被人操縱利用的可憐工具,如果治安當局「擒賊」而不「擒王」,則這種「政治工潮」仍將此起彼伏,不易平息,而香港的安定和平,也就始終沒有保障。這問題,也應該是香港當局不能不要嚴肅注意的。

又在這種「政治工潮」相繼發生以來,港九中央的士同一系統的四個機構已被迫賣車關廠,而青洲英泥公司的糾紛尚未解決,這些左派分子是否有意利用這種「政治工潮」以達到其打擊本港經濟的目的,也不能使人無所警覺。從表面上看,大陸一向以香港作為它的經濟輸血管,嚴重的打擊香港經濟,對毛共政權並不有利,但如共幫認為必須全面控制香港經濟才能解決其本身的困難,這又必須採取另一種看法。據青洲英泥公司的首腦表示,該廠出品年來受到大陸水泥賤價傾銷的打擊,為了必須削價競爭,已無法維持合理利潤。鑒於這一問題的提出,使我們更加不能忽略毛共企圖全面控制香港經濟的可能性,這有兩點事實可供我們對這一問題的思考和了解:

第一是大陸生產的棉織品,過去利用不肖商人或其有關機構,在大量輸入香港後,運用改頭換面手法向工商署騙取出品「來源證」,冒充「港貨」向海外推銷,這事不僅影響真正港貨的外銷信譽,而且也是對香港經濟命脈的棉織工業一大打擊。但自去年迄今有多宗違法商人被判重罰後,大陸棉織品冒充港貨的「黑路」可能已被堵塞,或最低限度不如以前的「順利」,這就不能抹煞毛幫由利用香港轉而企圖全面控制香港經濟的想法了。

第二是港九開設的「土產公司」,事實發展已經到了飽和點,除其中少數幾家有利可圖外,有些已因不堪重大虧累而結束營業,其他大部亦在勉強支撐的艱苦狀態下。但在最近半年來,港九各區又有不少大陸傢具公司的開設,其趨勢且有類於雨後春筍,方興未艾。一個人所共知的事實,大陸的手製工業可以「不計成本」,故這種傢具亦遠比香港製造的為廉。這一事實顯示,毛共對香港經濟是在長期不斷的動腦筋,祇要它認為某一方面可以入手,就不惜全力以赴。百貨如此,傢具如此,還有年來輸入的五金零件,也比過去大為激增,這更不能說它沒有全面控制香港經濟的企圖。

鑒於大陸這種傾銷政策對香港經濟威脅的有增無已,因此在那些左派分子到處策動「政治工潮」的今天,香港更不能沒有一個確實保護本身工業的政策。如以水泥一項作例子,據說在這之前,工務局對私人建築工程所用的材料固然沒有限制,就是政府每年花費甚巨的各項工程,也一樣對承建商人的使用材料沒有硬性規定,以致政府工程而使用大陸水泥的也不少。像這種放任態度,就完全違反保護香港工業的政策。正如人們所熟知,大陸各種產品都是靠搾取農工勞力的成果,自為本港所不易對抗,如果港府當局不能對本港工業有所保護,這對香港經濟的前途,實在不堪設想。而考之世界各國,現在無不對其本身工業採取「保護主義」,有些嚴格限制自由輸入,有些對外貨進口課以重稅,其應付的手段雖殊,而保護本身工業的用意則一。今天香港工業雖有若干進展,但因所受大陸的威脅也愈來愈大,那不僅英泥一項值得考慮,就是對其他工業,也一樣需要加以保護的。

為了香港的生存,確保治安和保護工業,正如鳥之兩翼,車之兩輪,不能偏廢。而目前香港需要急於建立的是全體居民對港府的信心,這正是我們必須促請港府當局不應有所忽視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