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5月2日 星期二

誰是為害大陸的「瘟神」?
--論中共醜詆美國賣藥建議的荒謬

大陸發生有一種腦膜炎疫病,並且分別傳染到澳門和香港,港、澳醫院均有這種病症紀錄,千真萬確,絕非「謠言」。患有這種疫病的人,如能及早治療,尚可得救,否則難免一死。自大陸這種疫病發生後,由於傳染猖獗,而內地醫藥又應付不了,所以許多人外出都戴上一個口罩,作為「防疫」的工具。其中最顯著的是共軍和紅衛兵,從美國「生活」畫報(一九六七年二月六日號)和香港英文「星報」刊出過的照片,都清楚顯示他們戴上口罩在路上走動,足為這種疫病猖獗的明證。而迄今為止,這種疫病尚未被有效肅清,也是事實。

這種疫病在大陸流行已有數月,其蔓延原因據說有兩點:一是大陸長期亢旱,一切生物都受影響,遂產生了這種疫症。二是紅衛兵的「大串連」運動,到處流竄,飲食失調,成為這種疫病交速傳染的一大媒介。但目前大陸一片亂局,究竟有多少人給這種疫病殺死,毛共始終諱莫如深,不敢公佈。但其數字決不輕微,這卻不難想像。

最近,美國商務部發言人宣稱:美國政府出於人道主義的考慮,已通知美國藥商可以把一些防疫藥品賣給共產中國,並且特別聲明這是一個鄭重的建議,而不是「宣傳」。美國政府這種表示,不管中共是否願意接受,至少也沒有理由發出一種敵意,何況這還是一項商業交易行為,而買賣雙方卻是美國商人和中共,美國政府祇居於「中介」地位,並非直接賣藥的「藥商」,這宗買賣成交與否,照理也沒有甚麼責任。但不料,在美國此項建議提出後,中共不僅拒絕購買美國製造的防疫藥品,而且還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為「瘟神賣藥」的短評,把美國政府罵到體無完膚,一文不值。這篇文章指摘美國政府說:「所謂不是宣傳,恰恰是『此地無限三百兩』,你們玩弄這種小花招,正是為了宣傳,而且是十分惡毒的反華宣傳,你們想借此賣弄你們對中國人民的所謂友誼,掩蓋自己窮兇極惡的侵略面目,打扮成善長仁翁,欺騙世界人民。你們還想藉此散佈中國病疫流行的謠言,給中國人民臉上塗黑,並且挑撥中國同鄰國的關係,這種用心可謂險惡已極。」文章說:「你們這個天字第一號的大瘟神,居然背上一個破胡蘆賣起防疫藥,還高唱甚麼人道主義,豈不是太無恥了嗎?」「人民日報」最後聲稱:「美帝國主義的任何花言巧語,詭計騙術,裝好心,做笑臉,等等花招,都是永遠不會得逞的。它祇能更加激起我們對美帝國主義的仇恨、鄙視和蔑視。正告華盛頓的老爺們,還是趁早收起你們這套鬼把戲吧!」祇是這個賣藥建議,中共竟對美國政府報以如此惡聲,其為了反美而不惜漠視大陸人民的生死,於此可見。

本來,毛共要寫反美文章,應該不愁沒有題目,正不必小題大做的現出這個窮兇極惡相。而我們今天所認為值得注意的,還不是它反美情緒的發作,而是它對大陸疫病流行所抱的態度。我們記得,就在不久之前,曾有幾個標榜「自由主義」的美國人,在香港駕駛着一艘機動帆船,將藥品一批送去北越。目前北越正與美國作戰,論敵友關係,美國可說是越共最大的「仇人」,但河內政權對於那些由美國人贈送的藥品,並不予以拒絕,也沒有因此而否認自己醫藥不足,大罵美國政府懷有甚麼「鬼把戲」。如今大陸疫病流行既為無可狡辯的事實,而中共政權卻無法對這種流行疫病予以遏止和治療,則它之指摘美國為「瘟神賣藥」,這豈不等於自己承認了對大陸人民的生死禍福,漠不關心嗎?

再就人們記憶所及,在一九六零至六二這三年大陸大災荒期間,萬國紅十字會曾向中共探詣,問它是否願意接受國際糧食的救濟,當時中共一口拒絕,並矢口否認大陸有嚴重饑荒這一回事。可是到了這次紅衛兵造反,他們在其清算若干高級共幹文章中,卻又不打自招的說出了大陸有過三年「自然災害」,一般人民生活都陷於困難,然則,這次中共的拒絕美國賣藥並乘機醜詆美國政府,如果他們不是諱疾忌醫,置人民生死於不顧,這又算是甚麼呢?

這一事實證明,毛共真正敵視的不僅是美國,還有大陸的人民,而今天肆虐大陸的「瘟神」,則正是毛幫這一小撮沒有人性、人心的統治者。目前大陸疫病流行尚方興未艾,對於這些草菅人命的傢伙,一切中國人民都必將嚴予追究,毛幫要想偕謾罵美國以求諉卸責任,那亦適見其心勞日拙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