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27日 星期四

反對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

正當以關祖堯議員為領導的「賭博政策諮詢委員會」所擬訂的禁絕賭博報告書公開發表,為香港四百萬市民所絕對贊同,為香港政府所重視,大家正慶幸官民對禁絕賭博有了絕大的信心與決意的時候,竟然有人主張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其理由說賽狗是娛樂,不是賭博,又說,這是最好的繁榮新界的方法。真是使我們驚語不已。

我們看看港九新界的實際情況好了,香港賭外圍馬與外圍狗,處處皆是,大小報章,莫不刊載狗經馬經,政府對此種極其惡劣的現象,並未採取有效的對策。同樣的,一般市民亦不知自愛,不知警惕,沉迷賭博,上至富豪教授公務人員,下至學生小童,販夫走卒,男女老男,莫不沉迷於賭狗賭馬。以之視賭字花牌九者,更不可同日而語。社會風氣之敗壞,人心之頹喪,百數十年來,未有甚於今日者。是故明智之士,愛護香港及願對香港承擔責任之市民,無不奔走呼號,一方面籲請政府當局採取有效辦法,澈底掃蕩賭博。一方面希望市民自愛自發的摒絕賭博。可是,今天竟然有人公開請求政府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居心何在,誠屬難解。

那些主張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的人,他們所陳述的理由,都是錯誤的,不足相信的,何止是「似是而非」,簡直是有毒,如果他們的建議為政府接納了,政府真的准許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的話,首先受毒的是新界的鄉民、農民、工人甚至是新界的婦人也難逃劫難,其次受毒害的是港九一般市民,而永遠受毒害的是香港這個城市及香港政府,當然,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立法局、行政局、市政局及新界鄉議局現任議員們同樣是受毒害的。因為歷史將清清楚楚記載,在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任內,在關祖堯,簡悅強,馮秉芬,李福樹,黃宣平,唐炳源,謝雨川,司徒惠,張永賢,彭富華先生等等議員在內,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及因此而將賭博的禍害引進新界,引進港九,假如真有一天有此事實,後之讀香港歷史者,將視此為莫大之污點也。

我們不必再申述更多理由來反對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因為華僑日報已不下十次著論反對賭博,要求禁絕賭博了。現在我們有誠心誠意的希望:

第一、主張在新界開辦賽狗娛樂場的人士,請作最後的考慮,冷靜的考慮,為新界地方着想,為叔伯兄弟們着想,為港九前途着想,為後代着想,拿出良心與勇氣來,收回建議,如果他們能夠這樣做,一定為四百萬市民所讚揚和感激的。

第二、誠懇的請求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千萬不可接納此種建議,誠懇的請求立法局、行政局、市政局、新界鄉議局議員們盡力反對這種建議。

第三、各界人士,全體市民,尤其是報章雜誌,一致起來反對這種建議,發出正義的呼聲,粉碎用任何方式,任何理由來開賭計劃之實現。這是為了維護四百萬市民之幸福,為了香港遠大之前途,為了我們子子孫孫,大家應有決心,有勇氣,團結一致,反對到底,深信正義一定可以獲致最後勝利的。

歐洲二十四國共黨會議

歐洲共黨會議自星期一起在捷克舉行,蘇聯及東歐西歐共黨均以主席或第一書記級的首腦參加。此次會議將表示怎樣的共同姿勢?採取怎樣的行動方針?關係世界局勢甚大。

共黨國際會議最主要的有兩種:一為全球規模的世界共黨會議;一為單是已獲政權的共產國家會議。此次會議卻非上述任何一種,而是以歐洲區域為限,由已掌握政權的蘇、波、捷、東德等國共黨和仍然在野的英、法、義等國共黨聯合舉行:這是第一個特色。

第二個特色是:議題以討論歐洲的安全保障為限。它們採取此種限制,或許是為了欲使會議比較容易成功。所謂成功,第一、盡可能拉攏多一些共黨出席;第二、對於可以稱為共同綱領的基本方針達成協議。因為觀察歐洲共黨最近一兩年來的動向,若干共黨對於共黨會議應以怎樣的型式召開,意見頗為分歧。

蘇聯及其他東歐諸國的共黨首腦去年七月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召開華沙公約組織的諮詢委員會議、東歐國家在那次會議中,為了鞏固歐洲的和平乃安全,曾決議呼籲歐洲人民共同書記,加緊努力。因此,從蘇聯及東歐共黨看來,此次會議是依循去年布加勒斯特會議要強化歐洲和平安全的路綫而舉行的;理由極其正當充份。

但是另一方面,西歐共黨怎樣看呢?它們去年五月曾經開過一次歐洲資本主義國家共黨的代表大會。這可說是為了共同的利害,舉行區域性會議,交換情報及意見,以便決定統一的活動方針。在那次會議中,它們也討論了歐洲的安全保障問題。所以西歐共黨認為:此次會議是它們過去共同努力的延長與擴大。雙方以歐洲安全保障為此次會議議題,或許就是基於上述背景。這一點,也是與蘇聯最近的外交動向一致的。蘇聯正在轉採一項以緩和歐洲緊張為主要目標的外交;對於蘇聯此一政策,無論東歐或西歐的共黨,都是準備予以支持的。

回顧過去,歐洲共黨對於蘇聯純以國家權益為本位的外交策略,迭表困惑;此種事例,不勝枚舉。它們因有以往的痛苦經驗,遂對蘇聯抱有某種程度的疑慮。此次會議以安全保障為主題,大概就是要求蘇聯在希望歐洲共黨合作之際,首應表明它堅持和平外交方針。

至於蘇聯,贊同歐洲共黨的建議,並非一種特別讓步;在目前,歐洲安全實際上是有利於蘇聯的。

蘇共近年力圖儘速舉行世界共黨會議,此次歐洲共黨會議卻是朝向這種境界前進一步。不僅如此,這次會議有二十四個主要的歐洲共黨參加,無論在數量上或素質上,比較前年三月在莫斯科召開的十九國共黨協商會議還更重要;可說是在未能舉行世界共黨會議以前的一個「代用品」。

蘇共總書記在會議上演說,除了關於歐洲安全譴責美國及西德之外;對於越南問題,一方面抨擊美國,一方面指摘中共「斷絕與其他共黨及國家合作,對於世界共黨運動及民族解放運動有重大損害」;其重點似尤置於後者,念念不忘打擊中共。儘管會議對於中共問題的決定,不起多次作用;但是如果形成一條聯合陣綫,實施壓力也就影響不小

至於美國,正當歐洲共黨會議之際,竟加強轟炸北越,刺激各國代表情緒,這在政略的運用上,未免有欠高明;必須反省。我們同時希望,參加會議的共黨國家萬勿衝動,對於歐洲問題固應以緩和緊張為方針,對於越南問題亦應以合理解決為原則;因為世界和平是不可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