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4月27日 星期四

九龍中央的士糾紛解決「好得很」!
--這是左派分子無端鬧事的又一大失敗

也是左派分子製造出黎的九龍中央的士公司「勞資糾紛」,在港府勞工處調處之下,勞資雙方在前天舉行談判,由上午談到下午,終於達成五項協議,獲得完全解決。這一次九龍的士糾紛的結束,是左派分子無理取鬧的失敗,又一次證明那些赤色工棍是「害人蟲」、「紙老虎」,結果在法理面前,他們祇好現出原形,不敢「亂說亂動」,真正是「好得很」!「好得很」!

這次九龍的士糾紛的解決,對那些存心鬧事的左派分子來說,不僅是「得不償失」,而且還因眾怒難犯,孤掌難鳴,連續犯了許多錯誤,把本身弱點暴露無遺,不啻是「搬起石頭打自己腳」。這一切,由下列各點,足資說明:

第一、在左派分子鬧事之初,他們自知情虛理屈,一再聲言反對「港英插手」,拒絕由勞工處仲裁,並想以「怠工」行動,達到他們要脅資方的目的。但是,當資方發出最後警告,對任何怠工司機不論年資長短一律開除時,他們以要脅失敗,訛詐不來,結果不能不「改變初衷」,接受了由「勞工處調處」的「公開認輸」這一途了。

第二、他們向資方鬧事的題目,是要求公司當局將一名在今年一月(即去年農曆年底)開除了的姓孫工友復職,這工友當時因違反公司規則被開除,由公司根據勞工條例補薪一月解僱,這工友和其他司機都表示接受,並無異議。現在事隔三月,左派分子竟向公司提出復用這個去職工友的要求,除了顯出他們為「無事生風」之外,還說明了一點事實,即是這個在三個月前被開除了的工友,不僅本身無法獲得工作,而那些左派分子也始終無力替他解決職業問題,假如有辦法的話,這個去職工友早就應該「另有高就」,不必有勞左派分子要用鬧事手段來要求公司給他「復職」了。在此人們可以想到,左派分子平日大言不慚,而對於這區區一名失業工友,在三個月內也無法替他解決職業問題,這次香港中央、上海南的士公司結束,左派司機因此失業的以百數十計,難道那些赤色工棍就有辦法「安置」他們嗎?左派分子千不該,萬不該,攪出這個自暴其短的鬧事提目,這何止「弄巧反拙」,簡直是最愚蠢不過的一着了。

第三、這次勞資雙方,在勞工處調處和見證之下,訂了五項條件,這些條件規定:(一)「工方同意在公司廠內盡量避免孫亮(即該復職工人)與其他工友間之摩擦,孫亮不主動向工友挑釁,若在廠內發生打鬥事情,雙方滋事人同時開除。」這個條件的含義,就是要該姓孫工友必須循規蹈矩,不得「撩是鬥非」,也等於反而承認了這個工友因違反公司規則而被開除的事實,現在為了「飯碗問題」,卻非接受資方約束不可了。(二)「孫亮工友每日營業額需達合理水準(修理車輛不在此限),倘若收入低過平均水準,公司有權開除孫亮工友。」這條件寫得很清楚,就是規定該姓孫工友必須「盡忠職守,不得怠工」。(三)「公司復用孫亮工友為正更司機,公司又同意孫亮工友「揸硬車」(按:意即「原則上」不調其他工作),但不作嚴格保證。」(四)「孫亮工友同意上午七時十五分正到廠。」這兩條件表示,公司對該姓孫工友的工作調度有權作適當支配,但該工友必須「依時上班」,不得藉故延誤。(五)如孫亮工友與公司間再有糾紛,請勞工處調解。」這條件表示,左派分子今後將不能再操控該姓孫工友,亦不敢為該工友與公司發生的糾紛「出頭」,為資方堅持「勞工處調解」這個法理原則的一大勝利。

由上述三點顯示,這次九龍中央的士糾紛的解決,實為左派分子無端鬧事的一大失敗,而且失敗得很「慘」。這不難看出,九龍中央的士公司與香港「中央」、「上海」兩的士公司屬於同一系統,左派分子假借一個去職工友來製造糾紛,原本是對香港的士風潮的「呼應」行動,他們當初急不暇擇,固沒有料到後來發展的結果。到了香港兩家的士公司斷然結束,左派分子的要脅計劃完全落空,他們(九龍方面的)此時已騎上虎背,進退兩難,為了不蹈港方的左派覆轍,祇好臨崖勒馬,「趁熱收兵」,接受了上述五項條件,作為下台的地步。如此失敗,可謂自取其咎,與人無尤。

另一方面,他們當初也是聲勢洶洶,儼然有恃無恐,但由後來事實證明,那些鬧事分子祇是「一小撮」,大部份守法司機均以職業為重,不受蠱惑,重以資方堅持法理立場,益使他們感到計窮力絀,無處下手。就是由於這兩點因素,那些左派分子便無法而不在現實面前,乖乖的就範。至此香港各業工人可以明白,左派分子祇能害人,不能福人,對於他們的「鬼話」,誰也不應上當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