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25日 星期二

蘇聯太空XXXX

蘇聯□□□□□□□□□地球時出事,太空□□□□□□□,在科學立場言,這是殊可痛□□□□□□□□太空之進程,並未因此受到影響。□□□□□蘇聯太空人柯馬洛夫當中所要認識的。

蘇聯前天發射一艘新太空船,外為聯合一號;這是蘇聯二十五個月來恢復載人太空飛行的第一次。

今年適值俄國革命五十週年紀念,歐洲共產黨會議自二十四日起在捷克舉行,再過幾天又是五一節。同時,美國方面,由於阿波羅太空船本年初起火事件,釀成了幾個太空人喪命的慘劇,人才的損失非常嚴重,打擊整個太空計劃;在今年以內,殊難作太空飛行。這對於蘇聯,可說是一個最好的「表演」機會。

蘇聯在沒有從事載人太空飛行的兩年零一個月的長時期中,做了些什麼準備呢?各國予以莫大的期待。從蘇聯發展太空工作的多年經過看來,它並非模仿美國的實驗亦步亦趨的,它常常竭力設法,企圖超越美國的成績,跑到前面。

聯合一號的目的,據蘇聯官方的塔斯社宣佈是:一、試驗有人駕駛的新太空船;二、測驗太空船的構造系統及在太空飛行中的各種要素;三、進行廣泛的科學和物理技術的試驗及調查;四、繼續作醫學及生物學的研究,並研究太空飛行中各種因素對人體的影響云。這是很籠統的說法,沒有提到各國最關切的許多重要事項。

蘇聯以往的東方號、日出號等等,儘管西方國家都習慣叫作太空船;惟依照俄文翻譯,實為「衛星船」。現在蘇聯對於聯合一號,始改稱為「宇宙船」。所以可能像美國的阿波羅太空船那樣,乃以旅行月球為目標。因為所謂衛星船,其目的只在地球週圍的軌道環繞飛行;如果離開地球飛到月球或其他天體,就不宜稱為衛星船了。

事前各方推測:蘇聯太空飛行的次一目標是發射巨型太空船,載兩個駕駛員,一個醫師,一個技師,一個預備員;共計五人。高飛至一千公里以上,以期調查那分着強烈放射綫的「泛阿連帶」。飛行的時間約一個月。

聯合一號距離地面的最近位置,比較過去蘇聯衛星船距離地面的最近位置約高十八公里,與大氣的摩擦較少,似乎可在軌道上飛行得更長的時間;這又是值得注意的一點。

對於聯合一號的重量及性能,蘇聯雖仍緘默,惟其重量估計可能在三十噸以上,是歷史上最重的。這樣大的太空船,只由一人駕駛,則船艙內料必裝載許多器材。

在聯合一號之後,蘇聯自必繼續發射許多太空船;西方國家特別關切下述一項可能的發展。這就是蘇聯有意在太空軌道設置「研究站」。去年五月間,蘇聯太空計劃的一位首腦布拉哥努拉波夫教授說:「下一步是發射太空研究站。如能熟習太空漫步技術,即可在太空軌道上建立此種XXXX作軍事上的示威。

和平探究太空是舉世所歡迎的;如果充作軍事用途,就非常危險。蘇聯太空工作雖又領先,惟據蘇聯中央統計局日前發表:一九六六年以工業總生產等於同期美國工業總生產百分之六十五強云。美國在太空競賽中不會長此落後的。蘇聯既已與美英簽訂了「和平利用太空條約」,務須嚴格遵守。這對於蘇、美以至其他國家的命運,都大有關係。

香港工業的前途

據中央社引述台灣中信局接獲一項來自日本的商情報告指出:香港、台灣、南韓、菲律賓等地產品,近年在美國市場與日本貨抗衡競銷,已以後來居上之勢,奪取了日本曾獨霸一時的廉價商品市場,其中尤以台灣與香港成績最好。

這報導令我們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喜則以香港這樣缺乏先天條件的地區,竟能與資源豐富的台,韓、菲並駕齊驅,在一個先進工業國家的市場,擊敗了一向稱雄的日本。懼則日本已為前車之覆,香港可成後車之轍。

回憶英國會工黨議員康倫在去月訪問台灣後過港說:在十年之內,台灣工業--特別是日用品工業--可能凌駕香港之上,值得香港提高警惕,以求不斷進步。

站在中國人立場,我們該引台灣的成就為慶幸,但以香港經濟為出發點,確如康倫議員所說:「值得提高警惕的」。

這報導未有說明港、台產品在美國廉價貨市場壓倒日本的因素,但廉價貨暢銷的最大條件,當然要價廉物美,日本貨在美受挫,可能因失卻價廉的優點,這與日本工資在亞洲最高有關,但返顧香港的工資,似除了日本之外,該首屈一指了。倘這趨勢繼續維持下去,日貨在今天受制於港、台,焉知不是港貨在他日受制於台灣的寫照

不過,我們面對台灣的威脅,不應有所妬忌,亦無用其畏怯,有競爭始有進步。雖然台灣有其豐厚資源,但香港自有其優越條件,其中最重要的是門戶比較開放,故較易於吸收工業新知識與技術,且早與歐洲市場有傳統貿易關係。

但香港斷不能因工資過高,讓價廉的條件消失,當然,我們不是主張壓抑工資相就,欲維持合理的工資,而又不致抬高貨價,影響在海外市場競爭條件,祇有提高生產力。這即是要以較少人力來獲得更高的效率,又即以費用少而效率高的方法,來生產低廉而價值高的出品。這責任將落在行將成立的生產力中心與工業界對它的擁護

(XXXX/□□:文字丟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