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24日 星期一

嚴厲抗議印尼排華

印尼暴徒一直排斥華僑,現在不止是排斥華僑,簡直是迫害華僑,印尼暴徒,不僅掠奪華僑的財產,更且傷害華僑的生命,這是每一個中國人。(不管是居住在國內或海外)所不能容忍的。我們再三再四抗議少數印尼暴徒排華,嚴厲抗議少數印尼暴徒排華。

根據路透社、法新社、美聯社、合眾社耶加達廿二日電稱:「印尼首都今日緊張氣氛增加:軍事化好鬥的印尼行動陣綫學生及暴躁的青年人,現已組織起來,他們要作進一步的排華行動。數以百計的一群一群學生及青年,紛紛到他們總部報到。他們徵用一批汽車對駕車人說:送他們參加印尼青年大集會。耶加達城的觀察家相信:印尼青年份子,正籌備作某項行動,衝往華僑區、報復華僑於星期四的反印尼政府示威。同時,印尼武裝部隊,透過他們的報紙,發出警告說:印尼青年不可把國家法律握在他們自己手裡,而不理國家綱紀,尋求對華僑報復行動,掀起種族大衝突。印尼的學生及青年結集行動於昨夜開始,軍警在耶加達中部曾開槍制止印尼青年衝入華人區,阻止他們蹂躪華僑住所。其中一印尼暴徒中彈,另一為軍隊刺刀刺傷。耶加達衛戌司令部參謀長蘇托波佐和魯准將今日訪各學生行動組織領導人物開會,討論鬆弛目前緊張局勢的辦法。並研究解決耶城的華僑財產,不致受這類暴躁印尼青年的攻擊。蘇托波准將另下令軍事當局:凡耶加達郊外的華僑,不許入城破壞暫時施行的入市條例。同時他已告各村的社團首長,如有華僑踏入他們村落以求避難者,立刻報告耶加達衛戌司令部。」

對上述報導:我們很清楚的看出,印尼暴徒是找尋藉口來排斥華僑的。華僑在海外,一向奉公守法,特別是印尼華僑,百數十年來對印尼發展之貢獻,雖印尼民族領袖亦不能抹煞,他們雖然不是印尼人,但一向視印尼為第二故鄉,愛護印尼,建設印尼不遺餘力。過去事實可謂明證。今天印尼政局之變化,與華僑實際毫無關係,安能入以罪名,作為排斥之藉口?

又據合眾社古晉二十二日電稱:印尼婆羅洲軍區司令部參謀長西可辛上校今日透露:他訪區內的三十五萬(三五〇、〇〇〇)華人,正分別遣返中共區。又說:華僑正陸續被徙置他防區內的各縣城及婆羅洲南部的港口區,等待船隻返中國大陸。

為什麼要將三十五萬華僑驅出印尼國境?三十五萬華僑在印尼落地生根有年,一旦離開,其工作與生活自然大受影響?這是印尼政府應作充份考慮的。

印尼華僑之悲慘遭遇,是不敢想像的,我們再三再四希望,印尼政府與人民,不可違反國際公法,不可抹殺人道主義,如果認為華僑真正有問題的,也應該顧念華僑在印尼之貢獻,在法律與人情的大前題下尋求合理的解決。在印尼而言,自然以不損失印尼利益及尊嚴為條件,在華僑而言,亦希望獲得公平合法及人道主義之待遇,好好的生活下去,好好的工作下去。華僑一向奉公守法,勤儉工作,華僑絕無野心,更不會過問政治,華僑最大的希望只是公平合法及人道主義之待遇,好好的生活下去,好好的工作下去而已。

何去何從?每一個中國人都等待印尼政府與人民作最後的抉擇,而且希望他們作正確的抉擇。若稍有差錯,損害華僑,造成嚴重後果,他們是不能逃避責任的。

新訂的小學課程問題

教育司於本月十九日宣佈本港小學六年之新訂課程已在排印,不久將可分派各校。在同一公佈中指出,新訂之課程將加強英語學習,同時若干科目,同時若干科目亦用英語講授。自這一公佈發表後,社會人士的反應頗為複雜,要將這些反應綜合起來,殊不容易;但以小學的教育界人士的反應來作評論的根據,可綜合到一種共同的意見。這共同的意見是教育司的新訂加強實用英語學習,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而亦不會是中文教育喪鐘的敲起,只要教育司的六年新訂課程,是確實根據最新的教育概念而編訂,並端視各校校長在實施此項政策時是否能夠運用得宜。

教育司改訂小學課程所舉的理由,是設法盡量減少小學學生升讀中學一年級時在學習所遭遇的困難。在加強英語學習方面所提出的理由,則是根據教育政策白皮書的提議,認為加強學習英語的工作,不獨使小學生在將來進入英文中學時容易學習,並且可提高中文中學之英文程度,終而提高香港中文大學之英文程度。這兩個理由是相當充份的,特別是教育司在公佈中已經指出,加強實用英語學習,並無減削現行國語科之上課節數。在這合理的原則下,我們認為教育當局的措施是正確而可接納的。

但我們卻有一個憂慮,不能不提出來討論的。我們認為教育司在新訂各科課程的引言中所提及的意見,為何只提及英文一項而不涉及其他科目?在引言中教育司指出:「此政策顧及英語在香港社會上所佔之重要地位,同時指出在上英文課外,學習實用英語,不但可以維持英語學習之興趣,並且可以達到純熟運用英語之地步。至於如何實行此政策,則有待教師靈活之處理及教師之英文水準,以建立一正確之語文學習方法。」假若教育司能同時指出,此政策亦顧及中文在香港社會上所佔之重要地位,維持中文學習的興趣,及建立正確之中國語文學習方法,那麼我們就不會有這一個憂慮。教育司是否認為目前之香港小學的中文教育是已經達成完滿的地步,而不需要加強?所以僅提及不削減國語科之上課節數,就可以算是中文教育不會受到英語加強的影響的保證呢?

事實告訴我們,本港的中文教育的目前情況,並不是達到圓滿的地步。新訂的小學課程中,國語一科的改革如何,我們在現在是無法得知,須等待課程出版之後才能夠評論。但以現行的小學國語課程而論,並不是根據最新之教育概念而編訂的,需要有重大的修改,才能成為一引起學習興趣的資料。我們可以舉出國語科的學習困難,第一是語言的問題,第二是資料的問題,第三是輔助讀本的缺乏,第四是教師教法的錯誤。以廣東話去教國語科雖然不是十分困難,但仍有相當的阻礙。由於升中會考的關係,課本的資料是完全根據會考的課程去編訂,是十分狹隘,而不能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不切現實。除了課本之外,本港出版的小學學生中文輔讀物品是缺乏得可憐,教師將從何處去供給學生這些讀物?教師的教授法是完全陳舊不堪,是數十年前的舊法,這是因為香港沒有研究中文教授的機構,但我們又不便向鄰近的國家去請求協助,所以就因循下去而沒有改變。所以我們憂慮,不是因為加強英文學習,而恐怕到中文學習受到影響,而是因為本港小學的中文學習,根本上是不完備,事實上是日漸退後。

新訂各科課程雖已編訂,到現在仍可以有補充的挽救方法,我們希望教育當局能夠對中文的課程,加意去探討,特別是在我們上文所提出的四個問題上,澈底去研究一下,而設法加以改善。這樣我們相信社會人士對於新訂的課程,會有更良好的反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