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22日 星期六

美越和議與戰爭局勢

美國南越乘加拿大提出四點建議的機會,主張北越與反共盟國軍隊自南北越分界綫非軍事區後退十哩,同時要求國際監督委員會在分界綫兩端設立觀察站。美國還說,如果北越贊同上述建議,華府與西貢準備作公開或私人的談判,以便採取新的縮小越戰措施,及一項全面的解決辦法云。這是值得河內考慮的。

越戰最近有擴大之勢,非常可慮;如能採取措施,作為戰爭降級的步驟;甚有意義。

北越或許認為:這是華府西貢的和平資態,目的在於宣傳,但是反過來看,倘若北越拒絕,豈不令世人一方面對河內失望,一方面同情華府西貢。

北越還可能指出,華府西貢完全忽視了河內無條件停止轟炸北越的要求。但是,美國迭次表示,只要北越同意戰爭降級的行動,美國是可以停止轟炸北越的。河內何妨一試呢?

誠然,假若北越軍隊由分界綫非軍區後退十哩,國際監督委員會在非軍事區兩端設立觀察站;則北越的人員物資今後很難從該處滲透南越。南越共軍及北越駐南越軍隊勢將缺乏接濟補給,有日趨弱化的危險。但是,除了非軍事區之外,北越尚有其他路綫可以滲透,只是沒有這樣便捷而已。

北越還不願意改變戰爭政策,特別是,最近在南越境內,美軍總司令部把原來派駐西貢西北泰寧的第一九六步兵旅四千人空運中部的朱萊、受海軍陸戰隊指揮。美國陸軍大部隊撥歸海軍陸戰隊指揮,是很罕見的;這反映非軍事地帶以南地區美軍兵力的不足。

南越最北端的廣治省廣治市本月六日被共軍大肆攻擊。佈署於這地區的北越正規軍兵力,好像超出美軍總部預料之上。該部過去認為:北越軍在從洞哈通到寮國邊境的第九號公路沿綫有兩個師,在非武裝地帶及其以北有一個師。現在種種迹象顯示,似乎估計過低了。

駐防廣治省的南越軍達三萬五千人,竟不能防衛作為省會的廣治市,美海軍陸戰隊不能不派遣主力部隊往增援。美海軍陸戰隊負責的第一軍區,其範圍由廣治至廣義等五省。該隊總兵力雖有七萬五千人,惟派主力部隊赴廣治後,就不敷分配。因此,美軍總部遂急調一九六旅前往協助。

從這一點來看,北越殊有繼續派兵滲透必要。一方面直接向第一軍區的美軍及南越軍加強壓力;一方面企圖間接發生如下的影響:一、美軍如從西貢週圍抽出軍隊,調往北部;則本來準備用於湄公河三角洲的兵力必將弱化;無法依照原定計劃進行掃蕩作戰。二、美國與南越的平定計劃,是美軍掃蕩越共之後,由南越政府軍接防,把收復區確保及重建,美軍則可調到另一地區作戰。但以第一軍區方面來說,此項計劃已被破壞了一次,並且美軍不能不會同防衛

但是,現在駐越美軍儘管已有四十三萬五千人。美國防部仍預定在今年年底以前陸續增至五十萬。此外,泰國已宣佈增派二千四百人,南韓醞釀增派三萬,南越亦在擴軍中:共軍頗難應付。

至於北越方面,美機連續空襲太原鋼鐵廠之後,前天首次轟炸海防的兩個發電廠,主要目的是予北越運輸作戰中心以癱瘓性打擊;這是空戰的重大升級。加以海軍砲不斷轟擊,長此下去,北越不知將陷於怎樣悲慘的境地。河內已面臨重大的抉擇。

必須重視中文教育

今天許多有志之士,及愛護中國文化之士,都為了香港一部份觀點錯誤,想法錯誤,立場錯誤的教育工作者,過份重視英文教育,輕視中文教育而憂慮。他們的憂慮不是為己,而是為人,不僅為人,抑且為中國文化前途,這是光明磊落的態度,值得讚揚,值得支持,值得喝采。

香港雖然是英國殖民地,華洋雜處須講中國語,讀中國書,使用中國文字,乃是天經地義的,為什麼要壓制中文教育?為什麼要使到中國人而不懂中國話,不識中國字,這是忘本,愚蠢而可恥。

香港政府並沒有強迫香港市民人人非學英語,使用英文不可,雖然香港政府仍然以英文為官方文字,但香港政府在行政方面,早已照顧到那些不懂英語,不識英文的市民。這證明,政府並非有意的提倡英語英文,更不是歧視中文。是誰要低估中文教育?是誰要「開口英文,埋口英文」是誰「數典忘宗」?是誰「愚蠢可恥」?不過是極少數的份子。我們希望有志之士,有見識的市民,千萬不可跟他們走,不但不可跟他們走,而且要批判他們,改正他們的錯誤,以防止因為少數份子的喪心病狂,措施失當,而影響到中文教育之前途,而影響到四百萬香港市民的文化教育。而「君子愛人之德」,我們這樣做,也是搶救少數份子的唯一有效辦法。

我們並非歧視英語英文,我們並不反對發展英文教育,更不反對市民學習英語英文。因為學習英語英文是好的,是需要的,並非錯誤的。但我們反對只知有英文英語,而不知道有中文中國語的做法。

我們為什麼不以中文中國語為主呢?如果辦不到,為什麼不可以做到中英文並重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