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19日 星期三

消極批評與積極建議

近來有一種風氣,有一部份人以為事事批評政府,事事攻搫政府,便算是「民主政治」,便算是替市民講話,便算是為民前鋒。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風氣,如果此種風氣不及早制止,前途可能產生政治上的「虛無主義」,流於空談而不講實際了。

我們同意對政府施政的批評,更同意對不合理之事件或不健全的現象批評。但有一點我們應該弄清楚。

第一、批評應該負責任,並不是說了就了,對自己所說的話,及對被批評的事或問題以後不再負責任的。

第二、批評的動機應該是光明磊落,特別是應該基於愛護香港和為大眾利益着想的。這樣庶幾可以避免為識者所笑,譏為「沽名釣譽」,或是「化公為私」。

第三、批評最忌流於消極性,對任何事件或任何問題,隨便發言,東也不是,西也有錯,說者不難,但事事應顧及對方或第三者,做起來的時候是否有困難?如果真有困難,應該怎樣解決?這些都不是消極性之批評所能做得到的

因之,我們誠然不反對消極的批評,但更希望積極的建議。

怎樣說積極的建議?例如,今天香港的居住問題依然未能解決?政府應該怎樣對付這個問題?積極的建議在於提供有效的辦法,多建廉價屋是辦法之一,開拓新界離島疏散港九市民是辦法之一,通過銀行協助,大量興建樓宇,協助市民買樓也是辦法之一。凡此辦法,都是需要你實際的具體的擬訂。切忌言之空洞,而能夠作實際具體建議的,一定要對問題有深切認識,然後方能「言之成理」。

又例如應府香港之醫療問題,徒然指責政府是不夠的,我們應該從多方面想辦法,擴大政府醫院一也,幫助慈善醫藥機構,增加病床二也,鼓勵志願服務機構與善長仁翁為貧病市民服務三也。要求醫療工作者加強服務,真心真意為市民服務四也。

總而言之,對任何事件的態度,積極建議是勝過消極批評,這是有待香港市民深切了解的。要知「民主政治」不在於消極的批評,更非惡意的攻擊。為民前鋒,為市民服務,亦不能空言無物或別有用心,當前環境複雜,香港處境困難,真正為香港謀繁榮,為市民謀幸福之做法,是促進市民與政府衷誠合作,互相信賴,團結努力,苦樂與共,以應付困難,絕不是挑撥離間,事事攻搫而可以獲得效果的。

日本不與偽蒙建交

日本政府外次宣佈,日本目前無意與外蒙建立外交關係,雖然日本政府與外蒙一直保持非正式的外交接觸。

這是日本明智之處。日本既與中國建交,而且共同為維護亞洲和平而努力,當然不應該與外蒙建立外交關係。因為外蒙是蘇聯一手造出來的偽組織,是蘇聯侵略中國的產物。蘇聯不但掠奪了中國這一塊領土,同時在外蒙建立軍事基地,作為侵略中國,侵略亞洲的根據地。誰承認外蒙,誰與外蒙建立外交關係,誰就是與蘇聯妥協,與蘇聯侵略主義妥協。這是中國人所不願見到,抑且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們特別稱譽日本此舉之明智,由於日本此一明智之決定,將使到外蒙在國際更為孤立,蘇聯希望亞洲國家承認外蒙是絕不可能的。

日本進一步的措施是什麼?這是日本自己應該決定的,就是與中共貿易問題,日本與中共貿易之利何在?其害又何在,此時應該重行估計了。解釋這個問題,我們可引用李國鼎部長的見解。據中央社東京十八日電稱:中國經濟部長李國鼎今天說,中國政府反對日本和中共之間的貿易因為這將助長中共力量,最後用來對付自由國家和人民。李部長今天中午在此間外國記者聯誼會招待他的午宴席間向日本及外國記者說,蔣總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深切認識共黨的政治領袖。李部長說,作為日本的朋友,在日本增加對中共的貿易發生很明顯的危險的時候,他和他的政府不能保持緘默。李部長向報界說,過去中國政府曾一再為此事向日本提出忠告,但是從來沒有實際干涉日本的貿易政策。在答覆記者們所提的問題時,李部長說,當中國大陸由紅衛兵運動」而陷於混亂之時,中華民國正在作更大的努力,以使台灣經濟達成更進一步的發展。他說,這是我們向世界以及中國人民證明,我們的制度比共產主義良好,我們的力量比共產黨壯大。」

李國鼎部長一針見血之論,應該獲得日本政府與及朝野人士之同情的。日本此時與中共貿易,不論對任何方面言,都是害多而利少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