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18日 星期二

印尼經濟重建與華僑

西方國家在印尼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事件以後,認為印尼新政權改變蘇加諾的反西方政策,紛紛表示支持。美國首先給予四千五百萬美元的緊急援助。日本在給予一項等於三千萬美元的日幣貸款之後,又給予二千五百萬美元的援助。此外,給予印尼以緊急援助的,尚有荷蘭的一千八百萬美元;西德的七百五十萬美元;法國四百萬美元;英國三百萬美元。

但是,以上種種,對於印尼「經濟的重建」,可說杯水車薪,無濟於事。因為經過九月三十日之變,印尼經濟情形更加混亂:通貨惡性膨脹,農工鑛業生產萎縮,生活必需品奇缺,輸出銳減,外匯枯竭;經濟危機非常嚴重。

蘇哈圖政權去年十月實行金融緊縮政策,並制訂有關保障外國資本的法律,俾便招致外人投資,及與星加坡恢復貿易等;以期穩定經濟。結果,通貨膨脹的情形稍微緩和。但是,如欲奠立經濟重建的基礎,最少亦需在今年以內獲得二億美元的新援助。

日本最近又給予印尼六千萬美元的援助。美國除於十四日與印尼簽署協定給予一千萬美元特別貸款之外,還另考慮給予六千萬美元的新援助。至於其他西方國家準備給予新援助者,傳說西德為一千二百五十萬美元,荷蘭為一千萬美元;合計一億五千七百五十萬美元。這大概就是為了支持印尼今年需要二億美元而安排的。

印尼過去向東西國家舉借的款項總額約達二十三億美元之巨。在一般債權國家的心目中,關於這二十三億美元,在五年後,即由一九七二年起,如能獲得償還少許,也就算是很好的了。至於償還新借款的本息一節,目前尚談不到云。這反映印尼經濟危機的深刻程度。

印尼官方的安塔拉通訊社前天報導:東爪哇西都波多鎮數以千計的親共華僑示威,抗議當地軍事當局禁止華僑住東爪哇從事商業活動的決定,向企圖驅散示威群眾的警察攻擊。警察向空鳴槍示警,惟華僑置若罔聞,遂迫得開槍;結果二人喪生,數人受傷云。究竟示威的華僑是否「數以千計」?攻搫的程度是否「迫得」警察不能不開槍殺人?都大有疑聞。華僑「示威」的目的,顯然只在要求准予繼續經商而已;至屬正當。印尼華僑一向安份守己,以上舉動,可能是一種請願性質,與所謂示威迴不相同。

印尼華僑約達二百萬,大多數已僑居數代。他們雖是為了生活,惟辛勤工作,對印尼的經濟發展貢獻不少;這是事實,不容否認。我們不單是站在中國人的立場說話;即使是替印尼的前途設想,印尼如果苛待甚至濫捕濫殺華僑,徒然增加印尼國內的混亂,加深經濟重建的困難;同時予國際間以惡劣的印象。對於印尼本身,殊無利益可言。印尼不妨冷靜檢討反省。

印尼如何對待華僑,原屬印尼內政範圍以內的事,外國自然不便過問,免致引起干涉內政之嫌。但是,予印尼以援助的西方國家,不能不認識二百萬華僑在印尼經濟重建中的地位與作用。因此,怎樣運用其影響力,促使耶加達政府矯正東爪哇地方軍事當局的錯誤措施,甚為重要。

泰國過去實施「保留職業」及其他許多排華政策;近年對叁百萬華僑的態度好轉;泰國經濟亦日趨繁榮。再看馬來西亞、星加坡等華僑眾多的國家,凡當地人士能與華僑和諧共處者,其社會都安定進步。這是值得印尼借鏡參考的

我們歡迎國際合作

香港工業生產必須發展,香港對外貿易必須加強。這是今天香港官民努力的方向,也是決定香港前途的因素。

十多年來,我們一直朝此目標努力,有沒有成果呢?要說沒有是不能的,事實上我們一直在擴展與進步中。要說成果很大則又不然,因為成們事實上已遭遇許多困難。以言發展工業,我們需要大量資金調動,例如新機器之準備,廠房之興建,在在需財,但以香港廠商現有之財力,要求更進一步之發展,無論如何是有困難的。又技術人員之訓練,也不是香港自力可以解決的。何況除了技術人員之外,我們還需要專家的指導,及大量熟練工人參加工作。

以言加強對外貿易,大家知道的困難,是我們香港貨的市場發生很大變化,舊的市場被別的國家貨物大量輸入,新的市場可不容易開拓,再加各國限制香港貨物輸入或採取高關稅政策,凡此都是對香港貨物外銷之障礙。

如何解決上述困難?當然有待於我們自己的努力。可惜我們本身力量有限,我們即使全力而為,亦很難扭轉大勢的。因之,我們需要國際合作:

第一、我們希望國際資本大量投入香港,更歡迎外國廠商在香港設廠生產,只要不損害香港原有之廠商,外國廠商在香港設廠,我們認為對發展香港工業生產是大有幫助的。

第二、英聯邦國家應以特別有利的條件對待香港。以扶助香港之發展。

第三、美元集團的國家,如果認為香港不失為自由和平地區的話,此時放寬對香港貨物入口之種種限制,無疑是急不及待的。

第四、希望聯合國組織一個調查團前來,一如其調查別的地區一般,對香港從事深入調查,以決定對香港經濟技術援助之計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