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天星小輪不能再加價

天星小輪去年五月加價後,盈利因加得減。據該公司發表的一九六六年營業報告指出:去年的盈利較前年降低了百分之六十,沒有達到港府規定的最低合埋利潤的一半。利潤劇減的原因,同一報告中指出有四:㊀紅磡線小輪繼續虧損;㊁政府碼頭修理費用浩繁;㊂營業和保養費用增加;㊃頭等搭客太多改搭三等。上述四項原因之中,第一和第四兩項因素,顯然各為主因;而證明去年加價一舉,結果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觸發了一場空前風暴之外,對增加盈利的目的,不但並未遂願,反而因加得減。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當然出乎天星小輪公司的意料之外!

盈利劇減之後,天星小輪當局為了亡羊補牢,正向港府有關單位申請,實施「全面管制辦法」。這一辦法是去年三月時公共交通諮詢委員會提出的,建議港府與天星小輪協議一種合理利潤,如純利超過合埋利潤時,把超出的純利撥作發展服務或減低收費之用;如純利低於合理利潤時,則考慮加價。其實這種辦法,就是經濟學上所稱的合理利潤的限額制度。公共交通諮詢委會去年建議的合理利潤限額,是總資本的百分之十四至百分之十八,天星小輪此時舊案重提,目的顯是想再度增值,因為去年純利祇及百分之六點七八,遠低於合理利潤限額。這一打算如獲同意,天星小輪就可把再加價的責任,諉諸公共交通諮詢委會,而再加價就可以名正言順了。

港府對於這件事,自在注視之中,而且相信已與天星小輪進行必要的協商;但迄今為止,不但未有決定,而且也沒有正式聲明發表,說明協商已否完成。交通事務處處長薛璞,於上月底發表談話,除了證實港府對天星小輪的營業情況正加以研究外,同時強調港府迄未收到天星小輪再加價的申請。薛氏透露正在研討中的辦法,包括:㊀紅磡線的續辦或取消;㊁回復去年五月一日以前的票價;㊂保持現時票價;㊃再度加價。這四項研討中的辦法,紅磡線可能是關鍵性問題,因為天星小輪去年申請加價時,最大理由就是說因為辦理紅磡線小輪,虧損極鉅,入不敷出,影響全部收入。最近,天星小輪申請把紅磡線專利權期限延長至一九七零年,但港府僅批准延期至今年六月底止。如此一來,紅磡線的虧損理由,已經解決了一大半。天星小輪紅磡線的專利權既僅餘兩個多月,它就不能再以此為一項難駁倒的理由,而動再加價的念頭。我們同意天星小輪紅磡線的虧損,自屬事實;既是虧本生意,又何必申請延長專利權至一九七零年?就港府而論,除了天星小輪之外,還有可經營小輪的組織,為何非天星小輪不可?強人所難之外,又使天星小輪蒙受虧損,殊非正當措施。六月底專利期限屆滿之時,港府當局應予考慮的,一是停辦此線,一是公開招標。為了顧全中區通往紅磡的海上交通,取消和停辦自與居民的利益背道而馳,絕非上策;公開招標易人主辦,纔是對症良藥。我們在去年天星小輪申請加價之時,曾在社論中建議委由油蔴地小輪主辦,用意在此。油蔴地小輪昨日發表的去年獲利數字是一千二百三十八萬六千九百五十元,比前年僅減百分之一,可見得俗語所說「一樣生意兩樣做法」,天星小輪虧損,港府又何必非天星小輪經營紅磡線不可?

紅磡線一旦易人主辦,間接解除了天星小輪虧損的主要成因,再加價之議,因而亦缺乏根據,不必談起。照我們的看法,交通事務處處長薛璞所提出的第二項辦法,值得採納實施。這一辦法就是恢復去年五月以前的票價。薛氏所說:天星小輪去年五月一日加價以後,原期收入因此增加,但此一期望為改乘三等的搭客而成泡影。寥寥數語,無異道出問題的核心所在。港府和天星小輪去年對加價的決定,最大的疏忽是沒有弄清楚居民心理的反應。區區五分,其實並非重大問題,這是屬於物質方面的,每個居民仍可容忍;但心理上的反應則非區區五分所可衡量。猶憶常時倫敦泰晤士報在評述天星小輪申請加價一事時,便曾促請香港當局了解「群眾的沮喪心理」,其意亦在於此。大多數搭客改乘三等,絕非為節省五分,而是近乎一種心理上的報復和行動上的抗議,而這一趨勢,從加價迄今毫無改變,更可證明居民對加價的心理反應,何等巨大和深遠。現在如再度動加價腦筋,無異使居民的心理反應更進一步波動,其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如果恢復原價,此舉必贏回一度失落的民心,表示當局尊重居民的利益和意見;對天星小輪而言,營業情況必見好轉,達到合埋利潤限額,輕而易舉。值茲港府對此事尚未作最後決定之時,我們虔誠希望當局三思而行,把居民的權利和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後考慮所謂「合理利潤」。香港需要安定,人人咸願「九龍騷動」永不再見。中國聖者所說「溫故知新」,願大家三復斯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