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居者有其屋與延期還款
再論銀行協助市民貸款購屋計劃

恒生銀行前此提出實現市民「居者有其屋」的計劃與現在實行買樓貸款「延期六個月還款」之辦法,不僅是屬於銀行業務一種新計劃之實施,同時亦具重大的社會意義與繁榮香港經濟之積極作用,我們從這一角度評論,並由此說到香港市民所急要解決的居住問題及其對地產業務市道之影響,實為當前重要的經濟課題與社會課題。

如所週知,經過長期之調整後,香港地產物業已進入穩定階段。在現階段我們討論香港的地產物業問題,應有新的觀點,否則難免走入鑽牛角尖,越鑽範圍便越狹隘,最後不但尋求不到結論,抑且可能產生錯誤之觀念。

我們所謂應以新觀點來研究當前之地產物業問題,主要是如何協助市民購樓宇,以達到住者有其屋之理想。我們這種主張,並非低估地產物業界直到今天尚有若干未能解決之困難,而是從根本方面想辦法,以求整個問題之解決,如果大多數市民都能夠有力量購買樓宇,一方面嚴重的居住問題可以解決,一方面空置樓宇可以減少,地產物業界所投下之鉅額資金可以回籠,過去所謂滯市,貶價等等困難問題,自然不復存在了。

協助大多數市民購買樓宇,在銀行言,固然是屬於業務之一種,而銀行在進行此種業務當中,更有積極的意義,便是協助市民漸漸實現「居者有其屋」的理想,更重要的,是協助政府解決市民居住問題。如果銀行此種努力能夠擴大,或收到預期的效果,則香港政府對與建廉價屋宇之計劃,也可以修訂,不必每年每年的為了實現這個計劃而付出鉅大之款項,以至影響到整個財政預算案或行政計劃之編訂。換言之,假如銀行之努力能夠在這方面獲致效果,使到政府減少了對解決居住問題與興建廉價樓宇之負擔,俾能集中更多財力用諸發展工業生產與更重要之建設上面,從這一點看,恒生銀行首先提出的協助市民購買樓宇,實現「居者有其屋」,與及進一步實施的買樓貸款延期六個月還款辦法,何止是其業務新辦法的實施,抑且是具有積極的、重大之社會與經濟意義的。

為了幫助市民對「延期六個月還款」辦法有透澈之認識,此處有引述這個辦法要點之必要。據恒生銀行總經理利國偉解釋,這個辦法之要點如次:

第一、通常樓宇分期付款,在借款之日起一個月後,即須攤還本息,但買家為了要繳付首期樓價,律師費用,政府厘印等,可能已用去所儲備現金,遷居入伙所引起之一切費用正在需財。恒生銀行為買家着想,特別提供「延期還款」計劃,使業主解決一切困難。

第二、「延期還款」計劃詳細辦法為:(一)凡採用「買樓付款」購屋人士如有需要,可以向恒生銀行洽商,在借款之日起最長延期六個月還款,即係第一期之還款可以由第七個月起方開始。(二)利息計算辦法,六個月延付期內之利息只照單利計算,加入借款金額,按照分期付款基數,計出按月應還數目。(三)例如借款一萬元,月息一分〇五計,延期六個月,期內利息六百三十元,本利合計共一萬〇六百三十元(假如分七十八期付款,原本基數為一八八四二八,將延期六個月期間較之利息計入七十八期內攤還,則每期攤還二〇〇.三〇元,較之不延期還款之每期一八八〇四三元,每月攤付多一一.八七元而己。)

詳細分析上述辦法,無疑是專門為協助市民購買樓宇而設的,其為利便市民,解決居住問題之重大意義是十分明顯的,但如何進一步求這個辦法迅速推行,迅速見效,我們提出下列意見,以供有關方面參考:

第一、「居者有其屋」與「延期六個月還款」辦法雖然是首先由恒生銀行提出,但這是關係解決市民居住問題與繁榮香港經濟的,希望香港中外銀行,都應該採取相同的辦法,或類似的辦法,以收全面推動之效果。

第二、「居者有其屋」與「延期六個月還款」辦法實施的對象,應以一般市民為第一,因為這些市民佔香港人口的大多數,他們特別需要幫助,因為他們最急切要解決居住問題。到了一般市民都達到「居者有其屋」之後,香港居住問題便不復存在了。

第三、一切手續要簡便,費用要盡量減低。

第四、銀行利息雖然有一定之水準與原則,不能隨便更改,但站在協助市民這一大前提下,我們仍然希望銀行利息盡可能減低的。

第五、銀行應廣為宣傳「居者有其屋」與「延期六個月還款」辦法,俾得市民有透澈之認識。

以上的建議,不但是希望恒生銀行當局研究與考慮,同樣希望香港中外銀行當局研究與考慮。

遠東經委會的東京宣言

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十二日的全體大會,對於由美、日、印尼等十五國聯合提出的東京宣言建議案,一致通過。此舉關係遠東的前途甚大,非常值得注意。

在一九六〇年代前半期的五年間,遠東諸國國民總生產的增長率並不一致:低的雖然只有百分之二點六,高的卻達百分之九點二。大致區別為:泰國、自由中國、南韓及馬來西亞的增長率較高;印尼、印度、緬甸、巴基斯坦則較低。惟平均計算,在上述期間,遠東各國國民總生產的增長率,估計只有百分之四點五;縱與國民總生產增長率低的先進國家比較,也還不如。此種經濟現實,豈不令人沮喪!

遠東諸國保有的黃金外匯儲備,如不包括澳洲、紐西蘭在內,一九六〇年年底是五十一億美元。到去年第三季增至六十一億美元。增加的十億美元,其中約有一半屬於泰國,泰國的黃金外匯儲備,在最近六年間,由三億七千萬美元增至九億美元。但這與美國增加援助,使用巨額金錢在泰國設立基地,及派駐大批軍隊(最近已增至三萬五千人以上)花費大量外匯有關;並非泰國本身努力的成果。日本、馬來西亞、自由中國、菲律賓的黃金外匯亦略有增加。至於其他國家,則幾乎沒有進益。

此外,遠東諸國糧食不足。緬甸、泰國、高棉、自由中國、南韓有糧食輸出;其他國家則多數無法自給。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口激增,糧食的增產量卻很少。遠東諸國的人口,在一九五〇年代的十年間,約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一九六〇年代的增殖率更大。一九六〇年的人口總數約為十六億;預料一九七〇年時可能達到十九億五千萬,誠屬驚人。

至於糧食生產,在一九六〇年代的前半期,每年增加百分之二點五,雖然稍微高於人口增殖率。但是例如去年,由於歉收,印度立即面臨糧荒。

總之,遠東國家的困難非常多。東京宣言強調:提高各國國民生活水準為當前急務。正在開發中的國家必須有效地開發國內資源。並且指出:為了促進亞洲經濟開發,先進國家對於從那正在開發中的國家進口物資,有實施自由化及放寬援助條件的必要。各國決提高共同意識,採取符合現實的措施云。以貿易自由化來說,先進國向正在開發的國家輸出物資,可說非常自由;惟從這些國家輸入工業品,則設有許多限制。這不僅打擊對方,而且太不公平,先進國家對於本港,就是最顯著的例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