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8日 星期六

美加強軍力與南越政治

西貢美軍司令部前天宣佈:「美軍九千人上週抵達南越,使美國在南越的軍力增至四十三萬五千人」。據上月十六日發表,是四十二萬三千人。這樣看來,在過去二十天之中,又開到了一萬二千人。預料今後仍有繼續增加之勢。駐越美軍的兵力愈來愈雄厚了。

不僅如此,美國除了派遣大量兵員之外,配備的飛機,直升機,戰車,大砲,火箭炮及許多新式武裝,幾乎應有盡有。數量驚人,殺傷力,破壞力及機動力又非常大。最近B五二型轟炸機由關島移駐泰國,航程縮短三分之二,可以出動的次數比前增多,更予越共以沉重打擊。

現在,以美軍、南韓軍柔部份南越精銳為中心的聯軍,已經可以同時向各地區展開十幾個攻勢,最近數月,每次戰役都傷斃許多共軍,另有大量共軍投誠,儘管南越共軍及北越在南越軍隊的總數仍然維持二十八萬七千人,並獲得北越源源滲透及就地補充,惟已處於劣勢,難有作為,勢將日走下坡。另一方面,美國飛機,軍艦大炮及十七綫非武裝區以南的長程炮,對北越的轟擊日益加強,北越的抵抗及其向南越滲透的能力,自必隨之弱化。

但是,南越政治的進步,卻趕不上軍事的發展,不能配合,這成為一個極大的問題。

美越首腦上月在關島會議的目的,即在於怎樣「確立不敗的態勢」。這大致可分為軍事,政治兩方面。當時的討論特別側重於後者。

以主席阮文紹及總理阮高祺為首的軍事政權,自前年六月成立以來,將近兩年,曾面臨數次危機,如非美國撐腰,恐難安然渡過;顯然不夠健全。

軍事政權和美國政府均迭次宣言,要建立自由民主的國家,對抗共產黨的侵略。並指出要以廣大國民為基礎,經過自由投票,產生民選政府云。必須是一個真正的民主政府,獲得國民的熱誠支持,始能有效地動員民力,發揮民力,達成艱巨任務,這是一般常識,不用贅說。

新憲法草案業由制憲議會通過,已於本月一日宣佈,並定於九月一日選舉總統副總統及上院議員,十月一日選舉下院議員。時間無多,務須從速籌備,妥善安排。同時,在今後數月期間,怎樣刷新政治,培育幹部,加強原有地區及收復區民政及建設,尤其迫切重要,如果做得不好,各地是無法安定發展的

此外,綜合南越高級軍官及其他方面消息:「南越雖然擁有六十多萬兵員,惟確具作戰能力足與越共週旋的不過二十萬」,這仿佛純屬軍事,實際上沒有這樣簡單,因為在思想上,許多士兵以至軍官尚未充份明瞭作戰意義。薪餉太少,無法仰事俯畜。各地方政府又缺乏扶助軍人家屬的措施。加以各業不振,通貨膨脹,大多數人的生活困苦。直接間接影響士氣甚大。這都是政治,經濟,社會問題,亟須設法改善。

當然,美國軍力強化,戰果增加,收復區擴大,來歸人民眾多,對於南越各方面的努力,自亦發生莫大的鼓舞作用。何況,美國經濟,技術,醫藥等援助甚多,減少南越政府許多困難。倘若現在不能善為運用此等有利條件,奠定自立基礎,以後是否仍有機會,是很難預料的。

立法局應多舉行辯論

立法局的辯論由一次增加為兩次,是輔政司上星期四建議的。輔政司主張每年三月,辯論政府收支;秋天則辯論一般性問題。政府已決定今年開始實行這辦法。

這是定期性辯論,應付預算案或所謂一般性問題,也許兩次辯論已適可了。但要是想到更深一點,更廣泛一點應付香港所有問題,不管是屬於那一方面的,我們以為隨時舉行臨時辯論,對香港是有利的。

無可否認的,香港近年的問題太多了,例如屬於出入口貿易的,國際形勢之變化與及各國對香港貨物輸入之限制,時刻在變動,政府如何應付?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有什麼意見?市民的看法怎樣?這都是屬於所謂臨時性的問題,要是立法局能夠因應情況之需要,隨時舉行臨時辯論,一定可以尋求出結論,甚至可以尋求出具體辯法應付。

又例如一般社會問題,教育醫藥問題,都是隨時發生,而又必須立即應付的。要是等待到一年兩次立法局辯論來解決,未免太遲了。

誠然,政府解決任何問題,均係按照已定政策及因應情勢而採取有效的措施,這與立法局之辯論無關,但我們相信,如果立法局能增加辯論的次數,無論如何要比目前情況好得多。

立法局辯論應增加若干次數,當然沒有一定的標準,我們只是在原則上提出建議而已。

據胡百全議員說:目前立法局的議事程序不妥,立法局應經常辯論,政府應該鼓勵議員在每半月一次的例會中作動議案。但目前立法局每年一次辯論(將來增加到二次),非官守議員將許多問題一次提出,官守議員亦一次答覆。非官守議員不能暢所欲言,官守議員的答覆亦敷衍。胡百全議員說:他在立法局提出的問題,若詳細解釋,可能要寫一百頁的文字。但時間所限,只能壓縮,結果若干點不為人所明白。若果立法局經常有動議,經常辯論,議員便不必將所有問題堆積提出,也不會有話說不清。

這就是問題之所在了。議員有話要說,應盡量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市民希望知道政府的決策,應盡可能使市民有機會看到政府如何決策及如何行政。這只有增加立法局辯論次數可以辦得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