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6日 星期四

食水供應長期打算

因為下了數天雨,水塘獲得水量可觀,不少市民自然想到取消每日下午十時至翌日上午六時的晚上制水。也許這將給予市民不少便利。

不少市民有此希望是合理的,人人都希望生活便利,但要是我們想深一點,在長期打算食水供應這個問題,我們便會同意,一時之晚上制水,無論如何要忍耐的。

長時期制水我們已有經驗,甚至使用水船到鄰埠購水也有過經驗。那時的不方便,或者可以說那時的困難,難道現在已完全忘記了嗎?當然不會的,為了避免同樣事件在今後有再度發生之可能,平時多節約用水,正是人人明白的道理。

或曰:我們的淡水湖已建成了,有了淡水湖,那怕沒有食水供應。可惜我們沒有想到,一來淡水湖雖已成建,尚未能使用。二來是近來天旱,淡水湖即使可以使用,也要等待更多時間方能有足夠的食水儲蓄。這不是單純由人力所能決定的,一定要靠天公下雨之幫助。即以連日下雨情形而論,我們的希望與事實便大有出入了。據工務局長鄔勵德於檢討食水情況時謂:本港有龐大引水道之大水塘多數位於新界,而新界之雨水則遠較港島為少。「例如由三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時至四月三日上午九時之三日內,大潭、香港仔及薄扶林各水塘平均雨量有八吋,但同期內,半島方面之大欖、城門及九龍水塘平均雨量祇得四點七吋。」鄔氏謂:一如所料,流入水塘之水量頗低,此係由於長期乾旱引水區土地龜裂之故。

如果今後仍然沒有雨水,情況演變到若何程度?也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在這情形下,我們可以希望取消制水,但千萬不可反對制水。如果因為目前之制水引致生活之不方便,其實影響並不重大,忍耐一個時期之不方便,才可以避免將來更大困難之產生。

食水問題一如糧食問題,應作長期打算,通盤打算,糧食要有存貯,食水更要有存貯,因為食水消耗很難估計,非有足量的,或大大超額之存貯,是不足以應付天旱的。

聯合國亞遠經委會會議

聯合國亞洲遠東經濟委員會第二十三次大會已在東京揭幕,預定開會兩週。作為一個區域性機構,該會自一九四七年成立,迄今已滿二十年。此次會議並舉行慶典,意義甚大。

這個區域東起菲律賓,西迄伊朗,北起蒙古,南達紐西蘭;凡三千〇三十萬平方公里。除了中共、北韓、北越之外,參加者有亞洲十九個國家,兩個地區,另外還有美、蘇、英、法、荷蘭。

其中有不少是新興國家,由於戰爭的破壞及內部的分裂,經濟社會混亂,渴望走向自主的建設之路。其他許多國家亦莫不急需發展經濟,期待於區域性的合作,均至為殷切。

遠東經濟委會近年籌劃創立亞洲開發銀行,開發湄公河下流,建築亞洲公路,援助各國開發天然資源,進行工業化,擴大貿易,以加強此一區域的合作及團結意識;功績不小。但這顯然不夠,亟待檢討。為了更好地發揮機能,對於蒐集資料,調查,統計,研究,向各國政府或專門機構提出建議,以期聯合地或個別地付諸實施,實有重新估計的必要。

最成為問題的是:許多國家過去推行工業化計劃,成就甚微;可說是由於太早或太操切的緣故,自然,這只是無數原因當中的一項而已。各新興國家由殖民地獨立以後採取的經濟政策,錯誤甚多,乃為最主要的癥結所在。

這些國家高唱民族主義以至社會主義,在本身尚未具有基礎之前,即貿然地把外資經營的大企業及流通經濟部門收歸國有,它們以為此舉可獲民族資本家,宗教團體,保守勢力及一般大眾的支持,必能憑藉本國的力量,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但是,因為資本不足,技術幼稚,經驗缺乏。同時,政府企圖加強控制,連民族資本經營的許多企業,也想收歸國有。此類國家有些儘管獲得巨額外援,惟其投資重點置於公共部門,漠視民間企業,民族資本也就不與當局合作,反而與外國資本結納,站在反政府地位,於是大國方面,有些竟以停止援助為威脅,促使修改政策。美國之於印度,即其一例,印尼的政變,緬甸、錫蘭、印度工業化的發展遲滯、幾乎都與上述情形有關。

遠東經委會怎樣使這些國家的發展計劃合理化,同時使其國內各勢力獲得相應的發展。我們對於遠東經委會的超然性格,寄以莫大的期待。

誠然,制訂印尼經濟重建計劃及予以推進的是國際通貨基金會;緬甸因環境特殊,沒有要求遠東經委會積極支持;調停印度巴基斯坦關於印達斯河水利權糾紛的是世界銀行,遠東經委會不免有愛莫能助之感。惟對其他方面,其他國家,可以致力之處尚多。尤其是,遠東人口激增,糧食奇缺,問題極端嚴重,非迅謀解決不可,同時必須注意先進國家與貧困國家的距離;否則殊難達到共同進步繁榮的目的。

財政司郭伯偉與議員關祖堯參加此次會議,我們希望能仗義執言;並就本港的發展問題,提出具體建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