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4月1日 星期六

香港建立總商聯會

現在,大家都明白香港之繁榮主要倚靠工業生產與出入口貿易。前者在於改良產品,增加出產。後者一方面在於開拓廣大之海外市場,及促進世界各國商品輸入香港,作合理的銷售,以達到出入口貿易之平衡發展。因為世界沒有單純輸入貿易的,而可以輕視輸入貿易的。我們要開拓海外市場,別人一樣要開拓海外市場,香港貨希望銷美國,同樣道理,美國貨亦希望銷香港的。明白此種道理,我們便能夠進一步工業生產與出入口貿易,在促進香港繁榮當中之地位與重要性是不分伯仲的。

工業生產的工廠有其集體組織,出入口貿易的商行亦有其集體組織。舉例以明之,例如中華總商會,九龍總商會,西商會,出入口華洋百貨普益商會,中華廠商會等等,不論其規模之大細,不問其歷史之久暫,其存在自有其必然之價值。即就出入口華洋百貨普益商會而論,包羅商行廣泛,歷史悠久,其對出入口貿易所產生之積極作用殊堪重視。又例如中華廠商會,為大小工廠之集體組織,負有推動工業生產之重任。如何尋求這些機構自動的、積極的參加有關香港生產與貿易之工作或以備諮詢,或發揮其積極作用,以利香港經濟發展,都是當急之務。因之,對於組織香港總商聯會這項建議,我們認為值得注意。只有在總商聯會這一大機構下,我們方能促使各行業商會之緊密聯絡,衷誠合作,才可以達化零為整,才可能集結許多細小的力量,或是分散的力量為一個力量,為強大的力量。

此時研究香港印度商會主席穆哲尼有關組織總商聯會之建議我們認為是適當之時機,穆哲尼說:在香港有許多貿易團體,其會員人數有限,而他們未獲政府貿易諮詢委員會之裨益。在戰後□□□□□地區,深感有必要設立商人□□□□□□□發展共同的經濟政策,□□□□□□皆有利益。他指出:每一□□□□□其總商聯會,對該國之經濟發展擔任一重要之角色。香港是各貿易國家中唯一尚未設立一中央組織之地區。他解釋,此種總商聯會組織,包括各種貿易機構,代表了商人對經濟問題與一般利益之觀點及意見。在香港,該總商聯會,可作為組織一個國際總商會之委員會,使香港商人能參加國際總商會中各委員會。現時本港參加國際總商會為會員,祇有印度商會與香港總商會。穆哲尼最後說:本港在設立一個總商聯會及貿易機構之後,深信香港將在一世界水平的貿易促進中,擔任一極有用之角色。一雖然,穆哲尼的建議只是一般性,未能作出具體之計劃,但苟能深入研究,而且是各方面衷誠的交換意見,我們相信對組織香港總商聯會問題,必能尋求更好的論據。

美轟炸北越慢慢升級擴大

美機上月二十七日轟炸海防地區石油儲藏設施及飛彈基地,我們綜合其他情勢觀察,即已感覺美國今後可能積累若干「微小的升級」(這是一種一次比一次強化或差不多相等的行動,不致予人以戰爭升級的印象;惟積累起來,卻自然踏上一個新的階段的方式),在實質上,使其轟炸北越走向進一步升級及擴大的道路。果然不出所料,美機前天又大舉轟炸河內郊外的工業中心。

西貢美軍發言人前天說:美機再飛到河內郊外,用炸彈及火箭轟擊工業心臟區,引起巨大的爆炸,倉庫地區陷入一片火海。這是空襲該地區的連續行動。龐大的太原鋼鐵廠和太原及越池的電力廠在過去的轟炸中,曾遭嚴重破壞,現再蒙受沉重打擊。

日前對海防地區的轟炸,是美機自去年六月二十九日以來,轟炸這個「特別地區」的第一次。至對另一「特別地區」河內,則曾於去年十二月十三、四兩□□□□□□□□□□□□□□□□□□□□□□□□□□□□□□□□止。最□□□□平談判□□□□□□□迨至北越主席胡志明把美總統詹森和他來往的信件發表以後;尤其絕望;遂又恢復轟炸河內海防。

在此之前,美機曾於三月十日開始轟炸河內以北的太原鋼鐵廠。可能在那時候,美國就已決定了「擴大轟炸北越」的方針。美國聯合參謀會議及美國派駐南越軍隊的總司令部迭次提出強硬意見,美總統過去為了政治及外交上的理由,一再抑制,現在大概不能再予拒絕,於是採取了慢慢升級擴大的政策。

一、自十七緯度綫非武裝地帶南端以長程大炮轟擊北越邊境;二、向北越河道投下機雷;三、第七艦隊軍艦大炮向北越沿海地區轟擊;四、空襲北越最大的工業地區太原。現又轟炸海防以至河內地區。凡此種種,均極為明顯。

據傳聯合參謀會議目前期待美總統批准轟炸者,尚有下述目標:河內週圍的米格機基地;防空司令部及軍用通訊基地;河內、海防地區的堤防等。在華府的腦海中,似乎深恐轟炸米格飛機基地有直接刺激中共之虞,尚待衡量。對於其他目標,是否會慢慢地逐步擴大轟炸呢?這是舉世矚目的大問題。

美參議院軍事委員薛明頓和該院軍備小組委貝會主張轟炸北越空軍基地及海防港,先就第一點來看,過去兩年,美機空襲北越損失四百八十七架,其中絕大多數乃被防空砲火及地對空飛彈擊落;至為米格機所算者不過十架。其次,北越米格機場如被破壞,中共可能以其邊境的空軍基地供北越使用。一旦如此發展,美國是否更感麻煩?再就第二點來說,美國倘若轟炸海防港,則北越所需的物資勢必完全仰給於大陸,北越對中共的依賴亦將更甚。另一方面,美機如炸壞蘇聯進出海防港的輪船,不僅違反國際公法,並且妨害美蘇的接近,打擊蘇聯的和平努力。以上幾點,卻是極其值得考慮的。

總而言之,除了軍事上的利益之外,不能不同時顧及政治外交方面的影響。因此,對北越轟炸的慢慢升級及擴大,務須權衡輕重,作適當的限制。

(XXXX/□□:文字丟失)

廣告